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逍遥小散仙 第三集:骷髅魔军 第九章 为美采虹

时间:2018-01-14
「是那边啊,快瞧那边!」
  水若几乎是跳着指着某个向方喊叫。
  小玄微一转面,便眺见在极远处有一棵高巨无比得难以想像的的奇竹,鹤立鸡群般耸立在竹海中心,旁边纵起一道绚丽绝伦的巨大彩虹,弧空跨过竹海,落到峡谷的一边崖壁上。
  「从严格意义上说,下面才是真正的巨竹谷。」
  贺天鹏微笑道。
  「那棵巨竹,一定就是地界一十九灵脉中的太碧了?」
  小玄喃喃道。
  「这还用说,天地间除了太碧,哪里还有这样神异的的竹子!」
  贺天鹏冷声道。
  「娘说的没错,这里果然是天地间最美丽的地方之一。」
  水若如癡轻歎。
  「小小石碑,竟能将一个如此之巨的天地隐匿其中,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壶中日月须弥一芥?」
  小玄若有所悟地自言自语。
  「你就别自作聪明了!适才我不是说了么,那块石碑只是这里的入口之一。」
  贺天鹏连嘲带讽道。
  「不可能吧……那么这巨竹谷又是在哪里?难道有什么法术能将这样大的地方整个隐藏起来?」
  小玄忍不住争辩。
  贺天鹏冷笑一声,侃侃而淡道:「说你是凡夫俗子果然没错!其一,据在下所知,天地间不止有一种法术可将山川河流甚至日月星辰隐于虚无。其二,这巨竹谷并非用法术隐去,世人之所以瞧不见它,只不过因为它非天非地,而是天地之间的一道裂缝罢了。」
  「天地间的一道裂缝?一道裂缝就有这么大?」
  小玄吸气道。
  「这里的确不小,但天地又有多大?你且说与我听听。」
  贺天鹏冷笑不住。
  小玄愕然一滞,天地多大,焉有人说得清楚。
  贺天鹏旋又轻轻地续了一句:「算啦,这些高深道理跟你说也是白搭,浪费口舌而已。」
  小玄给他接二连三的冷嘲热讽呛得面青面绿,心中勃然大怒,正要发作,忽见水若拦到跟前,悄悄在他手心里轻捏了一下。
  「活该,谁叫你在车上先出语伤人,如今报应啦。」
  水若小声笑道。
  小玄一见她那妩媚笑靥,肚里的气顿消了大半,这一冷静,方惊适才差点中计,险些就在美人面前小肚鸡肠失了风度,于是再不理会贺天鹏的刺激与挑衅。
  「那条彩虹好美,我们过去瞧瞧好吗?」
  水若生怕两人当真闹僵,赶紧转移他们的注意力。
  贺天鹏这回佔尽上风,心中暗暗得意,春风满面道:「好啊,入谷正需从那边下去,我带你过去瞧。」
  又陪水若前面走着。
  接下的一段路,地势开始微斜往下,转了数弯,果然到达了彩虹的一端,只见整面崖壁给映耀得七彩缤纷,如梦似幻瑰丽异常。
  水若骤又轻呼,指着对面的崖壁叫道:「怎么会这样?真像是丝绸呀!」
  小玄凝目瞧去,见落到崖壁上的彩虹并不如常消失,尾部竟如实质般沿着崖壁飘垂而落,果似丝绸一般。
  「没错,这道彩虹不知何时已有,经年不逝,它可非同寻常彩虹,不知是不是因为太碧所生的原故,已经凝化成实质了。」
  贺天鹏微笑道。
  「真有这样的?传说天上仙子所穿,便是用云霞做成的衣裳哩。」
  水若癡癡道。
  小玄亦给眼前的极致美丽迷坏,喃喃道:「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去帮你採一片来做衣裳。」
  水若甜蜜地睨了他一眼,却知这不过是句玩笑话罢了。
  贺天鹏听见小玄的话,心头倏动,眼内掠过一抹诡色,忽道:「这个并非不可能,因为我就曾瞧见,这谷中有人穿过用这彩虹做成的衣裳。」
  「真的?」
  小玄面现兴奋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  「绝无半字虚假,哦,想起来了,就是这谷中少主的一个姬妾穿过,啧啧啧,果真美极啦!」
  贺天鹏说得有眉有眼。
  水若听得羡艳万分,满面馋色地癡望着眼前的彩虹。
  小玄心头怦怦直跳,盯着对崖判断了一下距离,估量约有十余丈远,悄自忖道:「这个倒不太难,只是下边深若千丈,万一跌下去可不是说笑的……」
  「唉,只是这种霞羽云裳,岂是我等凡人能受用着的。」
  贺天鹏斜乜着小玄歎道。
  「水若这样喜欢,我冒下险又何妨……」
  小玄手心微汗,旋又想起:「对啦,夭夭只有一件纱子,我若能弄块彩虹回去给她做衣裳,哈哈,不知她会怎样高兴呢。」
  旁边的水若微一侧脸,瞥见他神情古怪,面上时而兴奋时而紧张,心中吃了一惊,道:「你干嘛?」
  话音未落,便见小玄跃出了悬崖,飞鸟般投向对面的崖壁。
  水若花容失色,迅提起水灵真气,疾施弄潮之舞捲他,却已落了个空。
  「乖乖等着,帮你採片彩虹做衣裳……」
  男儿的声音从风中传来。
  「傻瓜!」
  水若大叫,一颗心骤提到了嗓眼。
  贺天鹏却是悄嘿一声,心中狂喜:「臭小子,这下你可死定了!」
  似乎害怕什么,不觉后退了半步。
  小玄运御离火真气,藉着跃势凌空滑翔,只觉无比的惊险刺激,就在势尽力绝之际,终于掠到了对面的崖壁,急忙探手抓去,果真撕扯下一大片凝成实质的彩虹来,心中蓦喜,人已向下坠落。
  水若惊得差点失声,忽见男儿手臂一甩,一条赤色长鞭骤从袖中旋出,长眼般捲住崖壁上的一块突出石头,接着奋力一蕩,朝着这边飞跃回来。
  原来这一切均是小玄跃出前就计算好的,委实步步巧妙,但亦凶险异常,只要哪个环节稍有差池,便将落个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  小玄大步飞跨,仿如踏风而行,週身衫飘带舞,再经背后巨虹衬映,难得一见的矫捷俊秀。
  「原来小玄这样帅的,以前怎么没发觉呢……」
  水若心醉神迷,目光似给粘住般紧紧追随着心上人儿的英姿,真个越瞧越爱,见他就要跃回崖上,终于大大鬆了口气,欢天喜地的伸手去接。
  岂料这时奇变突生,忽一声清越嘹亮的唳鸣蕩空传来,袭得三人魄动神摇,水若循声望去,骤见一只巨大无比的飞禽从彩虹中飞出,拖曳长长的绚烂尾焰疾扑过来。
  她稍微一愕,旋即惊悟,脸上血色尽失,急朝爱郎大喊:「快把彩虹扔了!」
  小玄人在空中,且背对巨禽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  巨禽眨眼间就到了崖前,竟是一头通体带焰的灵鸾,长近三丈的翅膀忽尔拍出。
  小玄蓦感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扫来,顿给扇出老远,在空中翻滚了两下,便向万丈深谷兜头坠落……
  水若也给大风波及,整个人立时拔地而起,断絮般飞跌出去,眼见就要撞到一根巨竹之上,忽然给人拦腰接抱住,不是贺天鹏是谁。
  巨鸾当空一旋,带出个漩涡般的艳烈焰圈,厉鸣着向下追去,一波令人魂飞魄散的威煞爆炸似地向四周荡开。
  「天!竟是这等灵物,如此强大的威煞,只怕比三师伯的坐骑还要厉害!」
  水若心胆俱寒,挣扎喊道:「放手啊!」
  「别去!是守护太碧的七焰碧鸾,我们一百个都打不过它啊。」
  贺天鹏只紧紧地抱住她。
  「放手!」
  水若疯了似地发喊,猛一记冰锥术刺开了男人紧箍的手臂,失魂落魄地朝崖边飞奔去,扑到边沿,正见到巨鸾流星般自空划落,一头扎入竹海之中,爆起大蓬如焰异光,整个人顿似傻了。
  贺天鹏追到旁边,又将水若紧紧抱住,彷彿怕她跌坠下去。
  水若愣愣望着底下,蓦地魂销魄融肝肠寸断:「他就是没给那巨鸟伤着,此刻只怕……只怕也……也得粉身碎骨了……」
  贺天鹏探首俯瞰谷底,吸气道:「这种专门守护神物的灵禽异兽,果然厉害得吓人,今儿总算见识了。」
  水若乍然回首,泪流满面地喊道:「你既知道这里有那恶鸟,适才为什么不说?」
  「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师弟会去碰那彩虹啊,它可是那头神鸟平日嬉戏的地方,而且我以为他会晓得,神异之物大多都是有灵禽异兽守护的,岂能随意去碰触,唉……」
  贺天鹏满脸无辜道。
  水若滞住,剎那间只觉无助之极,蓦尔扑在男人肩上放声大哭。
  贺天鹏心中一阵狂喜,销魂蚀骨地斜睨着女孩儿的粉嫩耳垂,几忍不住就要吻落下去。
  「我要去找他。」
  水若忽然抬起头,无力地恸泣道:「贺公子,请你带我下去找他。」
  贺天鹏用力点头,面上也是一副悲痛之色,心里却在阴侧侧地窃笑:「还找得着么,只怕那小子早已尸骨无存啦!」
  ******小玄魂不附体,在落入竹海中的瞬间,拚命挥甩缠绕臂上的八爪炎龙鞭,只望能抓住什么减缓坠势,旋听枝桿折断之声辟叭乱响,身子果然稍顿了几下,但仍重重地跌砸在地上,掀扬起大片枯叶尘土。
  他五脏似裂,週身剧痛,不知哪里受了伤与伤得多重,只明白自己还活着,心中连呼侥倖:「阿弥陀佛!幸好这竹林够密,否则小命不保哩……」
  头昏脑胀间忽见顶上焰光大盛,心知不妙,奋力朝旁滚去,相隔仅瞬,背后便响起了可怖的无数竹木爆裂声,艳绝的焰芒耀亮了大片幽暗竹林。
  小玄白着脸偷偷爬起,趁着混乱撒腿就逃,心中只盼那怪鸟没瞧见。
  但那七焰碧鸾极是灵敏,立刻觉察,「嘎」地一声厉鸣,拍翅掠回空中,低低地贴着竹林追赶猎物。
  小玄给它紧紧盯锁住,没命地东奔西窜,然而速度远远不及,不但无法摆脱,反倒给越追越近,幸有茂密竹林掩护,几次皆险险躲过夺命扑击。
  七焰碧鸾如影随形,强大的威煞惊动了无数生灵,原本幽静的竹海开始沸腾起来。
  「天吶!鸾鸟素来性情温和,这只却为何如此兇恶?」
  小玄稍微走神,脚下倏给什么绊着,整个人朝前扑去,摔得个灰头土脸。
  七焰碧鸾目光无比犀利,立即遮天闭日地自空扑下,一对巨钩似的利爪疾剜猎物背心。
  「呜……这次真的完了……」
  小玄绝望地闭起了眼睛,谁知奇变突生,身子忽给什么提起,剎那间脱离了绝境。
  七焰碧鸾怒鸣着继续追来,所经之处如飓风刮过,无数巨竹同向倾倒,在密密的竹海中形成一条奇异的通道。
  小玄晕头转向地抬头,方知是一人提着自己奔行,速度快得惊人,似乎不逊顶上的巨鸾,心中狂喜:「看来我命不该绝!不知这救命恩人是谁?」
  正在欢喜,突听那人骂道:「臭小子,差点就给你坏了大事!去死吧。」
  然后就给用力抛出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  他遍体是伤,吃这一下,更痛得肝脏似移面青唇白,心中莫名其妙,又听另一人叫道:「大伙仔细,那头鸟儿到了!」
  其声嫩脆娇滴,竟似在哪听过。
  小玄勉力朝周围瞧去,发现自己竟是趴伏在一块无遮无掩的空地之上,顿时魂飞魄散,但听空中翅膀扑腾声响,心知巨鸾已到了头顶,不禁悲愤交集::「原来那家伙并非要救我,而是想害死我呀!」
  勾魂厉鸣终于再度响起,七焰碧鸾遮天闭日地自空扑下。
  巨大的风力掀腾起大片尘土,小玄忽瞧见地上镂刻着道道凹线,纵横曲直地构成许多繁複无比的玄异图案,他脑海里一闪,立时明白自己站立在某个法阵之上,心中更是迷惑。
  「啊!小玄?」
  那个似曾听过的声音忽然叫道,千钧一髮间,一条绣带突然从旁飞至,在七焰碧鸾的爪子下捲走了小玄。
  七焰碧鸾再度失手,愤怒地疾追过去,就在这时,镂刻地面的道道凹线乍然亮起,一座法阵无声无息地倏尔浮现,将之困在当中。
  小玄给绣带捲到一人脚边,瞧见裙脚下露出半截绣鞋,心道莫非是只母的,抬头望去,果然是个女子,身段十分惹人,只是面上拢着面纱,看不见面容。
  那女子也没功夫理他,鬆了绣带,双臂隔空朝巨鸾曼妙抡舞,似在操控着什么。
  小玄转脸朝阵中望去,见那七焰碧鸾在空中左冲右突,却似给许多无形且炙烫的丝线勒绊着,羽翎上现出一道道冒烟的伤痕,它急怒如狂,威煞愈盛,如有实质般向四周爆发。
  小玄抵挡不住,倏地浑身酥软,这时才发现除了女子之外,旁边还立着七、八个人,脸上俱蒙面巾,井然有序地均匀环布在阵子周围,也正对着巨鸾挥舞手臂,人人纹丝不乱,似乎完全不受威煞影响。
  那七焰碧鸾久挣不脱,越发拚命乱掀乱撞,巨喙利爪疯狂地乱啄乱抓,声势极是骇人。
  周围人中渐有几个身子轻晃起来,先前提来小玄那人大声叫道:「大伙儿坚持住,这头鸟儿就快不行了!」
  果不其然,那头七焰碧鸾在又一轮的狂疯挣扎后,终于露出颓势,身上的焰芒暗淡了许多,开始有一根根烧焦的羽毛散落下来,所发的威煞也在渐渐减弱。
  「好可怕!这是什么阵法?竟将一只如此强大的灵禽折磨成这样……」
  小玄瞧得心惊脉跳,手脚慢慢地恢复了力气。
  又过一会,七焰碧鸾原本亮厉的叫声暗哑下来,似乎变成了凄惨的哀鸣,翅膀扑腾得愈来愈慢,羽翎成撮成片地焦化掉落。
  先前发话那人忽转头对救了小玄的女子道:「它不行了,快动手吧。」
  那女子点头道:「我数到三,你们就收阵,一……二……三!」
  「三」字一出,法阵周围的其他人立时一齐停手,地面那些发亮的凹线顿然闇弱下去。
  那头七焰碧鸾忽然觉得禁制尽消,急忙奋力腾起,想要逃离这个对它而言有如炼狱的地方。
  那女子两手交叉抱肩,倏地向前曲膝俯身,姿态婀娜无比,骤见她背后碧影一掠,巨鸾便凝固似的停滞在半空,约隔一瞬,巨大的身躯方才轰然坠地,砸得地面剧烈一颤。
  「拿到了么?」
  有人问道。
  那女子点点头,将一只灰青钵子递与问话之人,道:「你们快撤,我随即就来。」
  那人道:「莫留痕迹。」
  他掠了小玄一眼,带领余者飞奔离去,转瞬便消失在茂密的竹林中。
  那女子从贴身法囊内取出一把碧幽幽的双股长叉,在法阵上方来回驰纵,不一会便将镂刻地面的所有凹线破坏得乾乾净净,然后向小玄走来。
  小玄心中一惊,不觉往后挪去。
  那女子轻笑一声,将叉收回囊中,道:「你还这样怕我么?」
  小玄越发肯定听过这个声音,迷惑道:「你是谁?」
  那女子双手绕到脑后,将面纱摘解下来,露出一张黛眉水目的妖冶容颜。